[婚禮記事] 被逐出家族的狗臉(一)

這故事要說到婚禮那天晚上,狗臉一如往常穿著瑪麗亞凱莉風格的大紅洋裝,以彷彿隨時都要在地上滾一圈來首touch my body的姿態,風姿綽卓的走上了紅地毯。看到她當時我心想,阿幹,好險我把伴娘的裙子從紅色改成粉紅色,要不然伴娘團不就又多了一個亂入的阿姨。

那天狗臉的女兒蘇莉也穿了和媽媽一樣風格的洋裝,人家說母雞帶小雞,我看到的是大瑪麗亞凱莉帶小瑪麗亞凱莉,宛如兩頭海象在地上匍匐前進,不過這兩隻都很山寨就是了。

海象示意圖,非當事海象

 

早在婚禮開始前幾天,我就已經把狗臉的照片和特徵和所有台灣來的朋友做了一次簡報,並清楚的告訴大家,在狗臉與我婆婆的這場戰爭裡,大家必須無條件支持我婆婆,忠心一致,不可以背叛。

 

搞錯狀況可是會出大事的啊。

 

狗臉與我婆婆在婚禮上的第一場正面交鋒,是在典禮結束之後,大家要在院子裡吃tapas配紅酒的時間。遽聞當時我婆婆跟狗臉各佔了一桌在不同方位,一個東一個西,當大家從典禮會場慢慢走進院子裡的時候,我婆婆和狗臉都非常奮力的向大家大喊「來來來,大家來我這邊唷!」據說當時的狀況就和園遊會上拉客的小女生一樣,一攤是三年三班手工薯條,另外一攤可能在賣什麼地溝油食品之類的我不是很清楚,但一開始就逼賓客選邊站是要多為難人家啦!!我的台灣親友團非常的爭氣,全都默默地走到我婆婆那邊去,大家真的是很優秀。

 

吃晚餐的時候因為她們兩個在不同桌,所以沒啥好吵的,到了舞會的時候,事情就來了。

 

當時我婆婆正稱霸舞池,雖然說狗臉很盡力的想表現出親家母的樣子招待所有賓客,但只要有我婆婆出現的地方,狗臉就會瞬間變路人(沒辦法我婆婆的氣場真的太強大),搞到最後狗臉只能一臉黯淡的在舞池旁飄來飄去,從頭到尾大貓爸(就是我老公的生父,狗臉的男友)都跟人質一樣被挾持在狗臉旁邊,因為狗臉實在太忌妒我婆婆了,怕他們兩個人在婚禮上舊情復燃(拜託怎麼可能,有沒有把我公公放在眼裡啊XD),所以就控制著大貓爸的一舉一動。

 

其實王不犯王就也沒啥問題,問題出在我老公有一個心願,他希望能在婚禮上拍到和自己親生父母的合照。

 

因為這件事,我們佈署了所有的朋友,隨時準備要行動,計劃就是把狗臉引開,趁機把大貓爸抓來拍照再甩開(拋棄式拍照用道具)。問題是要怎麼支開狗臉呢?我的朋友都不會講西班牙文,狗臉又不會講英文跟中文,要跟她聊天騙她注意力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我們只能等待奇蹟,尋找一線希望。

 

但也許這就是天註定,就在舞會的中段,奇蹟終於出現了。

 

來吧,下一集,一起與我,見證奇蹟。

 

Magic~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