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記事] 被逐出家族的狗臉(四) – 大嫂の野望

 

貓爸說,其實狗臉有一種精神疾病,病徵是很容易忌妒別人,平常都要吃藥來控制。聽起來很像在話唬爛對吧,我原本也覺得他根本在找藉口,但去查還真的有這個病,西文叫做Celotipia。當時狗臉正在換藥的期間,中間必須停藥兩個月,所以那晚是沒有吃藥的狀態,又多喝了兩杯酒,所以就病發了。

狗臉會這樣發病,除了在婚禮上我婆婆的氣勢震攝全場很招人忌妒,狗臉自己擺出主人的樣子又一直被大家忽視之外,還發生了一個關鍵的事件,就是狗臉的曾孫女水晶,水晶平常都跟小姪女一起玩,那天晚上小朋友都坐在一起(為了讓他們學習社交,雖然是三歲小孩,也是自己坐一桌),大人們偶而會過去巡一下,我婆婆過去巡的時候,狗臉在旁邊,但水晶竟然衝著我婆婆喊了「奶奶」。

「奶奶!」 「奶奶!」 「奶奶!」 「奶奶!」…….(黑洞回音)

水晶!!你這吃裡扒外的東西!!!!!!!!!!!

水晶這一聲奶奶喊下去,橘子紅了,狗臉的臉綠了,代誌也大條了,自己每天照顧的孫女竟然認賊做奶,任誰也承受不住。然後又發生那個拍照事件,看到自己的男友跟前妻站在一起,狗臉的病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完全沒有holding back的爆發,才會搞得那麼難看。

貓爸臉色慘澹的說,從那天之後,他再也沒有好日子過,每天聽她回味那晚拼命罵人…也不能一個人出門…好不容易最近鋒頭過去了,他才能出來和兒子吃個飯。

我們一點都不同情他,女朋友是他選的,貓爸之前就已經去找過律師,聽到分手費的數字之後嚇到,他不是出不起,他就是一個很斤斤計較的男子,在那邊捨不得分手費又過得慘兮兮的,真的只能怪他自己。

貓爸為了繼續見到我們,不要把情況搞到決斷,就做出承諾,他說不要擔心,狗臉再也不會出現在任何聚會裡,以後不用去他們家吃飯,那場婚禮就是我們這輩子最後一次看到狗臉了。

我老公說這樣也好,不然看到那個女人一次他就要揍她一次(然後為了我老公我也必須要揍狗臉…阿真不想打架),我老公表示狗臉敢在我們婚禮上羞辱他媽媽,根本就是找死。

這消息傳到了大嫂那裡,她當然不是很滿意,因為大嫂肚子裝的是別的東西,她決心要讓狗臉完全從這個家族裡消失,換句話說讓狗臉分不到任何財產。狗臉跟貓爸雖然沒結婚,但同居超過了一段時間,也是可以分點東西的,更不要講她要是在貓爸耳朵旁邊每天念,誰也不能擔保最後遺囑上的受益人是誰,大嫂想要斷掉這個不確定的因素,提出了一個很猛的計畫。

「你遺囑裡寫的房子現在過戶給我,你跟她的分手費就我來出!」

我就知道!!一齣灑狗血的八點檔怎麼可以沒有分財產的情節!!!

人都還沒死就在講財產,我覺得蠻優秀的,不愧是嫂嫂,雖然感覺很不妥,但這的確是可以讓狗臉這個不定時炸彈消失的好方法。不過貓爸自己也很有自知之明,房子跟財產都過戶出來後的貓爸,只會變成一顆被榨乾的柳丁掉在路邊無人過問,再也不會有人鳥他了啊!

這極有可能會成為貓爸晚年的下場

後來兄弟兩人和貓爸又經過了一次父子長談,貓爸心灰意冷表示他跟狗臉是到死都要綁在一起了,要是他想分手,狗臉就會去告他家暴、強姦什麼鬼的,這邊又很重視這種東西,只要女生舉報,男生都一定會被抓去調查。

然後貓爸說,之前他去幫人家當擔保人簽約租房子,發現狗臉竟然一路跟蹤他,就是為了要看他有沒有在財產上動手腳。

聽到這裡,狗臉鬧成這樣還賴著不走的原因也相當明顯了,就是為了錢,貓爸當然清楚,但就真的分不了,最後為了打消兒子出分手費的念頭,只好自爆開大絕,慢慢的說出這句話:

「其實…我得了一種病,我已經快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