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生活] 秋日的吃貨採菇日記

很久以前就聽說秋天可以去山上採菇菇,好不容易等到秋天了,我們同事又整群都吃貨,於是就一群人租了車子,流著口水跑到山上去。

一般去採菇菇都要找跟菇很熟的人,不然一不小心吃到毒菇就會掛掉,於是我們參加了市政府辦的一個活動,在離巴塞隆納開車一個多小時的小鎮,一大早天還沒亮六點就起床,到山上的時候只有我們一群台灣人參加他們的活動,讓人不禁為主辦單位感到傷心尷尬,那些菇菇導覽阿伯都是當地的農夫,超級友善親切,叫我們先去旁邊的餐廳吃個農夫式的早餐。

農夫要做粗活,吃的早餐都很大份,我看到大盤子端上來的時候感到異常開心,雖然小妹不曾務農,但也有著農夫早餐魂,早餐喜歡吃很多,要吃鹹的,油飯、大碗麵、三菜一湯,最好有白飯配京都醬菜煎鮭魚(日式早餐),美式大早餐也很合我胃口。南歐的人每天早上都一個小可頌一杯咖啡解決,我覺得他們很不懂活著的樂趣,早上不大吃大喝醒來要幹嘛,乾脆就不要醒來了阿。

農夫早餐: 燻火腿煎蛋配塗了番茄跟油的麵包,這樣一份才3歐!!!那個蛋跟我的巴掌一樣大

吃完早餐之後鎮上還是沒什麼人,我們想說太好了,沒人來搶菇,今天應該可以大豐收吧,於是就興高采烈地上山。

結果一上山臉都綠了,山上早已塞了滿滿的人,路邊全是車,攜家帶眷,大家都來採菇菇,一人一個籃子好不愉快,本地農夫團帶我們去了三個點,三個點的菇都幾乎被拔完了。

但是這些農夫今天採的菇菇是要拿回市政廳展覽,給市長一個交代的,又帶著我們這一群免費勞工來這邊,他們怎麼可能摸摸鼻子空手而歸呢?後來農夫團終於想到一個非常隱蔽的採菇點,我們到現場的時候還聽見有人在打獵,槍聲大作,狗狗狂吠,氣氛還蠻緊張的。

下車之後農夫宣布集合時間,還有示範他等等叫我們集合的方式(一種特殊的喔喔聲),然後我們就原地解散,這個場景讓我想起了一個似曾相識的東西…

沒錯,就是working holiday!!!我們這是來到採菇農場上班了嗎??????

在廣大樹林中要找到這一塊角落其實蠻難的

接下來就各種採菇,因為是要展覽的,不管有毒沒毒通通都要給他拔回去,用手摸髒菇菇的感覺真的不是挺好,雖然我在鄉下長大但我整個就是一個死都市人的樣子,爬個坡也會尖叫很丟臉,採菇很像在玩大家來找碴,在一片花花綠綠裡面找出一顆菇有夠難,有的菇菇又會躲起來,不過我運氣很好,採到一根又白又胖又漂亮的菇,拿給農夫看,他說是這個是高級好吃的菇菇,叫做cep,還呼朋引伴來看。

我當時看起來應該是這樣

不知道cep是這麼珍貴的菇就算了,他一講完害我接下來整路都在盤算要怎樣在活動結束後把那根cep幹走,還有要怎樣切它比較好,要切片、切丁、切滾刀塊還是把帽子跟身體分開然後帽子切片身體切丁,我整個腦袋都是那根菇菇跟想像吃起來的味道,到底要用蒜頭爆香還是做清淡口味沾醬油,真的很難取捨。

一群人走在森林裡,大家早就不見蹤影,只剩下喬伊妹妹跟著我和我老公走(煉金術師同事一開始也在但她後來不見了),三人邊聊天邊採菇,其實過程還蠻療癒的。

農忙的成果,各種菇

採了一個多小時整個籃子都是菇,回到小鎮上發現餐廳已經滿位,我們又沒訂位,好險農夫團在當地很罩,硬是找到一間餐廳塞進我們七個沒訂位的。

菜單上有各式菇菇餐,發現我採到的cep一盤是賣20歐!20歐啊!!!反正大家一起分,當然馬上就點來吃,就算只搶到一口我也開心,可惜餐廳整個上菜大delay,等了一個小時菇菇終於端上來的時候,菇已冷,還超小一盤,我採到的那根差不多就是這樣一盤,換句話說我在大自然裡撿到20歐元呢,我不管旁人,直接盤子搶來,帶著緊張的心情吃了一口。

cep是什麼東西啊!!!!杏鮑菇整個屌打cep啊!!!!

隔壁農夫又好心的端了另一盤菇給我們吃,有比較重的菇味,但我還是覺得新社的菇菇比這好吃太多了,可能我一開始抱了太大的期待,結果落差過大QQ

餐廳上菜上超慢,我們從一點半吃到五點才吃完甜點,隔壁的農夫桌聽說喝了五支酒,整個醉茫茫,導致接下來到市政廳把菇分類的時候我完全理解野外的菇不要亂吃的道理,他們身為菇菇專家也是會分錯的(還是因為喝醉?),他們真的為了一根毒菇被放在可食用裡面吵了一架。

這區吃了會死掉,但其實我們就是把看起來毒的放上去而已,到最後完全沒求證XD 保險起見寧願說有毒也不要說他沒毒

我們這幾個免費勞工就在那邊提著籃子,把長得很像的菇放在一起,那邊有快一百種菇,這樣細細分類我真的很崩潰,有種禮拜六為什麼我還在這邊加班的感覺。

魔神娜娜與她的菇菇作業區

分類得差不多他們就塞了兩個紙箱給我們,叫我們去外面撿裝飾會場的東西。

用撿的???

原來是他們要我們出去撿落葉還是摘點花回來,如此一來就完全進入打掃外掃區的模式了呢,拿個紙箱蹲地上撿葉子是我從高中畢業之後就沒幹過的事,學者同事覺得樹上紅紅的楓葉挺美想摘一些,就跟我老公兩個人合力在那邊採楓葉。

此時一個村民從她家店裡走出來,用有點驚嚇的表情問我們:

「你們這個是要摘去吃的嗎???????」

吃你媽XDDD太羞辱人了吧我們有長得那麼愛吃嗎

結果我們去外面撿的那些垃圾裝飾效果還真不錯

好不容易採集到一些素材,天已經漸漸黑了,美麗的星期六也在農忙中即將結束,又去幫忙裝飾了一陣子,真的超想回家,我一直跑去外面偷摸貓咪, 從五點半開始就吵著要回家,好不容易我的眾同伴終於覺得勞動夠了,在七點的時候才和農夫團告別。

這就是我的cep 我的20歐 離土之後有點黑掉了 本來很美白白胖胖的

最後那支cep我沒有拿走,天曉得那是不是真的cep,回家吃完就掛掉怎麼辦(所以我說想死的人為什麼會這麼害怕被未知因素弄死???),最後帶著血汗農場的心情,回到了巴塞隆納。

是說這邊鄉下人很愛幫巴塞隆納市區人取綽號, 巴塞隆納人被叫做kamakus,來自que maco,意思就是好漂亮,因為巴塞隆納人平常看不到鄉村風景,來到鄉下都會狂喊好漂亮, kamakus 同時也在取笑巴塞隆納人的口音有點不一樣,另外一個綽號是pixapins,就是在松樹下尿尿的人,有一個說法是都市人沒看過松樹所以看到就要跑去尿一下這樣。

不過我們比較慘,被當作會吃樹葉的亞洲人跟辛勤免費勞工,想必人愛吃,一看就知,奴才樣,相由心生。

最後晚上睡覺的時候閉上眼睛都是菇菇的畫面,還夢到我在用各種刀法切那根cep,走火入魔到一個不行,菇菇的魔力好恐怖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